R0007994.JPG

偶爾也想寫寫生活,對比幾個月前在歐洲旅遊的日子,現在的生活雖然平淡卻也十分開心,每天最煩惱的事情是要炒甚麼菜,對方會不會喜歡我煮的菜,十足家庭模式。最大的事情不過就是他幫我把長過肩的頭髮剪成了耳下三公分,一兩個月過去了我覺得這樣很好,洗頭髮吹頭髮方便了許多。也許過幾個月回台灣又是另一種戰鬥模式,希望也能如此欣然接受。在美國旅遊的時間少,大部分時間就是過生活,這一天我們趁著太陽露臉去了Mt. Wachusett 爬山。爬山是我提議的,多喜歡往外跑啊。只是,我以為的爬山就是把野餐的東西帶著、開車上了山頂,然後吃著零食邊遠眺風景,在台灣哪次爬山不是如此?怎麼知道這裡所謂的"爬山"完全不是這麼回事。

Mt. Wachusett位在麻州的Princeton和Westminster,大約在Boston市中心的西北方,Mt. Wachusett是原住民用語,意思是靠近山或是山的地方("near the mountain" or "mountain place")。若是夏天或秋天來,的確可以將車開到山頂欣賞風景,但整座山冬天是一座滑雪場,本來我以為滑雪場是一回事、山頂是另一回事...。

↓我們先開車到了Dunn Pond State Park,公園放置了簡單的遊樂器材,樹木參天,一大遍湖水被薄冰覆蓋,透明靠岸的是清澈的湖水,乳白色的便是薄冰,在陽光反射下光茫閃耀奪目。

R0007985.JPG

R0007983.JPG

R0007995.JPG

↓稀少的人煙。其實極地旋風過後的這一天氣溫算是溫暖的,大約有6度,卻還是有些許寒意。

R0008016.JPG

↓樹木沒入了天際,站在一旁的我們顯得如此嬌小。

R0008017.JPG

R0008018.JPG

↓接著我們跟著Google導航到了Mt. Wachusett,身旁的人看到滑雪場兩眼都瞪直了,可惜我們是來爬山的甚麼都沒準備。(有了Google Map真的沒有到不了的地方。)

R0008021.JPG

 

 

事情是這樣的,我們嘗試開車到山頂,但入山處封住了,所以我們繞到另一邊登山處打算用爬的。一開始我也沒多想,就當是做做運動流汗也十分爽快的活動,怎麼辛苦也不就是去蘭嶼爬大天池那樣,而且入口處的階梯也挺平易近人的。沒想到爬了沒幾梯便成了這樣(↓)混著冰和石頭的階梯,輕輕踩在冰上挺滑的。

R0008025.JPG

↓去程一開始還興致勃勃顧著拍冰凝結所呈現的各種樣貌,不規則的結構紋理好美好迷人。慢慢的我才想起來自己的平衡感有多爛,小時候走在平衡木上都走不完了,要如何在冰上優遊自在?恐懼感悄悄上昇,加上我手上還提著要野餐的小袋子(裡面還包括相機手機),困難的時候根本無法同時使用兩手。

R0008030.JPG

R0008031.JPG

↓運動神經發達的人還可以自在的在冰上一解滑雪願,我根本踩都不敢踩上去。踩上去馬上滑倒!

R0008034.JPG

↓濕軟的泥濘把球鞋弄得面目全非、一不小心腳下踏的石板將Timberland刮得滿是傷痕。袋子沾到了泥土,但我還是小心異異不敢鬆懈,仔細看好腳下的路。

R0008040.JPG

↓當我還有心情拍著沿途的小植物,身旁的人都要崩潰了,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入山處停車場關閉時間是下午4點。

R0008042.JPG

↓望著結冰的地面,無奈的繼續踩著濕軟泥濘前進,這是個不能放棄的任務,因為下山更是困難。

R0008043.JPG

↓回首望向來時路,已是氣喘吁吁。

R0008047.JPG

↓好不容易我們撐過來了,短短的一點點山路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,當汗水在臉上滴落的同時,平坦的柏油路讓我們燃起希望,下山時可以選擇別的道路嗎?

R0008050.JPG

↓山頂的風景其實並沒有甚麼特別,甚至我不知道這跟五指山往下望有甚麼差別(詳情請見五指山舊文),銘記在心的卻是那個不離不棄的身影,總是在每一個我要放棄的瞬間說快了快到了的鼓勵、在我快滑倒的時候伸手拉我一把,在我手足無措難以行走的時候接過我的小包包,自己都很艱難的情況下還不時回頭查看我的狀況。山上風吹來寒意頻頻,我的內心卻很溫暖。

R0008065.JPG

R0008089.JPG  

R0008092.JPG

↓下山的時候開心走著柏油路,還有心情說說笑笑,直到我們望向眼前被滑雪場覆蓋的柏油路,只差沒有當下留下兩行淚。彷彿遭受了極大的打擊,我就在找回下山的路途中滑了一跤,伴隨著尖叫聲後,沒戴手套的手指頭直挺挺的插入冰塊中,剛拔出來時還被凍著不痛,緩緩的熱辣的感覺走遍手指掌心,望著冒血的手指我只怕弄髒新買的外套。

R0008098.JPG

沿著來時路下山,這時我已完全沒心情拍照,身邊的人接過我的小布包,我一手抓著樹木慢慢下山,眼中只有踏出去的那一塊地,彷彿這些不管是泥濘的、乾石板的、濕石板帶樹葉的、冰塊的地面再也無法獲得我的信任。儘管舉步維艱,我們最終還是走完了。快到山下時碰到一家四口爸爸媽媽牽著五歲以下的孩童打算爬上去,才知道原來當地人從小就走這樣的路,我認為的如履薄冰在他們眼中只是小塊蛋糕。

R0008008  

 

 

我們在4點02分離開停車場。

 

 

 

 Ricoh GR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laiNe LeE 的頭像
ElaiNe LeE

Passable LiFE

ElaiNe 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